歡迎來到你我貸客服熱線400-680-8888

紫金礦業造富神話背后:原始股瘋狂與污染之憂

2014-03-10 10:50:54
來源:你我貸

地質專業出身的紫金礦業總裁陳景河采用獨特的提煉工藝,使低品位的紫金礦變成了大寶礦,也最終將紫金礦業錘煉成兩地上市的市值過千億的第一黃金股。這一黃金股上市首日即以巨幅波動的股價引起了各方的廣泛關注。

5月6日,滬指微挫27個點,數日來在資本市場備受關注的紫金礦業(愛股,行情,資訊)()沒有承接前一個交易日漲停的氣勢,而是跟隨大盤微跌了約1%,以11.45元收盤。

以當天的收盤價計算,紫金礦業市值高達1664.98億元,堪稱A股市場上的第一黃金股。而早前上市的另兩只明星股山東黃金(愛股,行情,資訊)和中金黃金(愛股,行情,資訊),則分別只有247.51億和251.52億市值,相比之下黯然失色。

4月25日,紫金礦業一登陸A股市場,就攪起了好大波瀾。當天股票面值為0.1元人民幣的紫金礦業以9.98元開盤,起先一直徘徊在11元上下,然而下午風云突起,在不到一小時的時間內,直線拉升到22元的高位――這個價格對應著125.54倍市盈率,在被上交所盤中實施臨時停牌后,又在收市前兩分鐘內猛然砸落到13.92元。

此番令人眼花繚亂的“蹦極跳”令投資者驚詫不已,即便以當日紫金礦業的收盤價13.92元計,其市盈率仍達到79.43倍,而同一天紫金礦業H股的收盤價也僅為6.82元人民幣。輿論驚呼:是不是又一個中石油來了?

4月27日,趕在新交易日到來前,紫金礦業發布交易風險提示,此后紫金礦業連續兩個交易日跌停,就在不少輿論認為紫金礦業將再續數個跌停之時,這只股票又奇跡般地回升,并企穩在10元以上。“我早就看好這只股票。”4月30日,福建福州的一位紫金礦業原始股持有者對南方周末記者得意地說。去年年初,紫金礦業的原始股價格一路上漲的時候,他就以每股420元的價格從其他人那里盤來了不少股份,拆分股份后相當于每股4.2元,,從而趕在紫金礦業上市前夕幸運地分到了一杯羹。至于持有多少股份,這位投資者并不愿意透露。

可以看到的公開數據表明,至少有九位個人股東在紫金礦業上市后成為億萬富豪。名列第一的是陳發樹,持有3.41%股權,他是紫金礦業第二大股東新華都實業集團的控制人。紫金礦業董事長兼總裁陳景河則持有0.87%股權。

南方周末記者在紫金礦業的發源地福建西南山區上杭縣采訪的時候,當地流傳的說法是,紫金造就了近30個億萬富翁,近300個千萬富翁,百萬富翁則難以計數,但至少有上千名。

在原始股股東分享上市成果的時候,市場對紫金的質疑卻沒有停息,對那些在4月25日當天追高買入紫金礦業的投資者來說,這是個堪比中石油的投資噩夢。質疑的聲音是,紫金礦業上市當天誰從股價暴漲中獲益,這里頭有沒有操縱的力量?

這些也許最終要仰賴監管機構的調查。

陳景河“掘金”

對福建西南山區縣上杭的老百姓來說,紫金礦業是一個早已開始的傳奇。這一市值超過1600億的黃金企業早在多年前就開始改變他們的生活。

早在宋代,當地的地方志中就記載:“宋康定年間,紫金山盛產金。”隸屬福建武夷山脈的紫金山系一直盛傳產金,但多年來從紫金山挖掘金礦并未變成現實。

1993年,在“南巡”引發的改革高潮中,時任福建閩西地質大隊長的陳景河下海,入主國有的上杭縣礦產公司,試圖開發紫金山的金銅礦。

不過彼時的局面頗為尷尬。陳景河寄以重望的金礦,在專家可行性論證報告中,卻被給予品位低、投資大、風險高、開發價值極小的結論。設計部門估算紫金山金礦一期開發投資至少要2900萬,但陳景河只爭取到了350萬銀行貸款。

于是,已做過小規模試驗的陳景河,開始了平生第一次冒險:將傳統上只在北方干旱、平坦地區使用的黃金提煉工藝“堆浸法”引入多雨的紫金山區,用氰化鈉溶液噴淋破碎后的金礦石,再收集含金溶液提煉黃金。

這一冒險,不僅使紫金山金礦的一期投資被降低到700萬元左右,也使原先沒有開采價值的低品位礦,從石頭變成了寶貝,具有了開采價值。

2003后的幾年間,改名為紫金礦業的上杭縣礦產公司開始飛速發展,利潤從2004年的287萬,猛增到1997年的2066萬,三年利潤增加到10倍。

這只是紫金神話的開始。1997年年底,技術人員出身的陳景河決定采用了一個近乎異想天開的露天開采方式:掘進2371米的巷道,安裝1000噸炸藥,對黃礦礦體上部30―50米厚、100多萬方的土石,進行定向的“亞洲第一爆”,此爆削平了整個紫金山山頭。

幸運的是,這次爆破沒有任何傷亡。此爆卻為紫金省了1000萬元和半年的土石剝離時間。更重要的是,此后紫金擺脫了打洞采礦對礦山規模的嚴重限制,開始了大規模露天開采,成本開始大規模下降。

此時,陳景河迎來了一個比他還“牛”的合作者――陳發樹。比陳景河小三歲的陳發樹,早年在廈門因為販運木材而掘得第一桶金,后轉入福州百貨業,成功實現轉型。

發了財的陳發樹此時恰巧以極其便宜的價格,花6000萬收購了福建一個大型水電項目水口電站完工后的大量工程機械,成立了新華都工程公司。陳發樹從陳景河掌控的國企紫金礦業那里,得到了紫金山金銅礦的土方工程項目,開始了他們的合作。

原始股最初無人問津

企業規模開始爆炸式膨脹的同時,個人財富神話也開始發端。這始于上杭縣派工作組進駐紫金礦業開始進行的改制。改制形成了三步走的方案:第一步,成立有限責任公司;第二步,股份制改造;第三步,上市。

縣里與陳景河希望向內部職工募股,在1998年將傳統的國企紫金礦業改制為有限責任公司。但是,員工和當地老百姓并不看好紫金礦業。

1996年后,中國經濟增長轉入低潮期,因為擁有大量石灰石資源而小水泥廠遍地的上杭,水泥廠開始大量破產。這使得上杭百姓入股小水泥廠的錢,也隨著這些小水泥廠的倒閉而灰飛煙滅。紫金的募股,讓一朝被蛇咬的老百姓心生疑慮,擔心是否又會再蹈覆轍。

大家的另一重擔心在于黃金的價格。1998年下半年紫金開始改制的時候,正遇上黃金行業的歷史性低潮:各國拋售黃金,國際金價跌至1980年代的歷史新低,只有不到70元。在國內,黃金企業三分之一虧損,三分之一維持,三分之一盈利。

消息靈通的員工,還從工商銀行(愛股,行情,資訊)那里得知,紫金礦業在銀行有巨額貸款,風險很高。

最終,在廠里的一再要求下,紫金職工每人出資8000元,以工會的名義投資,這部分股權大約占10%,紫金礦山所在的鄉和村也分別入股。

但是,紫金員工對這些面值1元的原始股并不看好。在紫金礦山的食堂,員工們經常將這些勉強買入的股票當作飯菜票。“當時食堂的承包人,因此手里就收到了兩三萬股紫金的原始股。”當時被縣政府派來紫金改制的工作人員黃連池說。

不過,陳景河似乎不為一時的難關阻撓。2000年,紫金的銷售收入已達近3億,利潤膨脹到7700萬。年底,按照當初計劃,紫金開始向社會公開募股,進行股份制改造。

但是,老百姓和職工繼續不看好紫金。銀行傳出話,有上億貸款的紫金,資產和負債相比,凈資產已經沒有多少了。當紫金計劃拿出1000萬股給當地政府公務員入股,拿著股票求著大家買的時候,多數人并不領情。

在銀行、稅務、公安等與紫金關系密切,因而對情況有所了解的單位,干脆沒有任何人愿意買紫金的股票。

只有少數人看好紫金。現任上杭縣政府工作人員吳文秀就是其中一位。他當時就買了30萬原始股。

陳發樹也慧眼獨具。長期在紫金礦山承包工程,陳對紫金開礦情況非常了解,他用旗下新華都系企業的名義,大舉入股紫金礦業,取得約27%的股份。

2001年“9?11”之后,飆漲的黃金價格,讓紫金礦業的利潤在2002年翻了一番,達到2億,紫金的原始股開始值錢了。

瘋狂追逐原始股

2003年香港H股上市前,紫金的股票開始漲到每股五六塊錢。一些人因為原始股不能立刻上市交易,選擇將其賣出。彭澤就是其中一位。他總共持有4萬股,覺得紫金礦業的價格已經漲到了頂,遂以每股6塊的價格將原始股悉數賣出,并在縣城汀江邊開了家飯店。另有些人,則選擇逐步賣出原始股。

香港上市后,紫金礦業開始了新一輪的規模擴張,開始四處并購,步入了迅速發展時期。招股說明書披露,2007年,紫金礦業的資產超過160億,利潤總額已達到了44億。

此后,紫金礦業的原始股私下交易參照H股的價格和A股市場的牛市行情,開始緩慢上漲。2006年原始股私下交易市場,隨著A股股指的瘋長,也隨著H股每股被不斷分拆轉送,每股開始突破歷史性的百元大關。

2007年年初的時候,價格已經到了300元以上的紫金礦業的原始股,在私下交易市場,已經是一股難求。此時,股票掮客們也應運而生。那些對紫金礦業熟悉的當地人,了解哪些人持有原始股,哪些人又想賣,一碰到那些想買的人,就開始通過牽線搭橋收取費用。“我的一個朋友介紹原始股買賣,1股收5塊錢,一筆買賣就賺了80萬,不過他去年全部買了中石油。”上杭一位持有上萬原始股的紫金員工家屬彭豪說。從這個例子大概可以窺見紫金礦業原始股一股難求的盛況。不管是上杭的上級市龍巖,還是福建的兩大城市福州、廈門,甚至是遠至北京,都有人想方設法購買紫金礦業的原始股。

當彭豪知道自己的原始股總計市場價值漲到500萬的時候,興奮得幾乎一夜未眠。此時,有人愿意以500萬購買彭豪的原始股,雙方初步談妥了價格。不過兩天后股票又漲到了700多萬,彭豪反悔不賣了。

價格最高的時候,紫金礦業的原始股甚至賣到每股1400元。上杭社會上也有聽說每股賣到1800甚至2200元的,但有沒有成交則無人知曉。

此時,當初那些把紫金原始股當作飯菜票使用的人,開始大呼后悔。一些政府工作人員則抱怨當地政府當初不強制大家買股票。

污染之慮

除了造就一批富翁,紫金礦業其實也在改變整個上杭縣城。

作為革命老區、山區和省級貧困縣,1990年代的上杭,公務員發工資還經常要外出借錢,財政收入位列整個龍巖地區最后一位。

但2002年開始,隨著紫金礦業的迅速發展,稅收和分紅不斷增加,上杭的財政開始逐漸寬裕,開始對1998年前后就設立,但沒有多少資金投入、一直發展緩慢的南崗工業區進行大規模擴建,上馬二期擴建,并在2005年繼續上馬三期項目。

2006年,紫金礦業對上杭全部稅收的貢獻,達到創紀錄的近70%。但隨著縣里財力增強后對工業區的加快投入、其他企業和相關產業的進一步發展,2007年紫金的稅收雖然增加了26%,但在稅收總額中的比重卻降了兩個百分點。

實際上,對上杭地方政府影響更大的,是由紫金礦業分紅不斷增加形成地方可支配財力的迅速上升。2007年,紫金礦業分紅甚至超過了對縣級稅收的貢獻。

現在,上杭已經成為僅次于龍巖市區的經濟最發達地區,甚至連公務員的平均收入,也會比周邊縣市高出三百多元。

但對上杭大多數老百姓,尤其是城區既不吃財政飯、也不在紫金礦業就業的居民來說,紫金礦業富了少數人,卻并未給他們帶來什么好處,相反,壞處卻不少。

1999年,百年不遇的山洪沖垮了紫金礦業攔截廢礦渣的大壩,帶有氰化鈉殘留液的礦渣呼嘯而下,沖毀了當地農民的莊稼,引起了農民與紫金礦業駐村賠付人員的激烈沖突。

經過賠償,事件平息后,紫金礦業不得不修改大壩修建標準,希望能攔截百年一遇的大洪水,而村民也最終由政府出面,逐漸全部遷出壩體下方山谷。

當地人最為擔心的是,紫金山礦區在提煉金、銅時大量使用的氰化鈉等劇毒化學制劑會否對居民用水形成污染。紫金山礦區就位于上杭縣城自來水廠取水口上游。

也沒人說得清始自何時,伴隨著紫金礦業的大規模開采,上杭縣城的老百姓就傳說汀江水受到污染,逐漸開始不敢喝自來水。

2000年10月發生的氰化鈉泄漏事件,更加深了縣城百姓的這種疑慮。當時,去紫金礦區的一輛載有10.7噸氰化鈉的汽車,傾覆在紫金山山澗并泄漏,造成附近102名村民因中毒住院治療,家畜家禽大量死亡,飲用水源嚴重污染。此事件被當地政府和國家環保總局確認為特大環境污染與破壞事故。

此后,上杭縣城的老百姓多數不再喝自來水,而是購買山泉水和純凈水飲用。董宇是上杭一位普通居民。因為喝水,他一家三口,每個月要多支出30元錢,一年要因此增加近400元開支。對于月收入1000出頭的董宇來說,這并不是小數目。“金礦對我們當地經濟和財政貢獻很大,我們小老百姓也不是說不讓金礦開,但對我們造成的損失,總該有所補償吧?”董宇對南方周末記者說。按他的計算,全縣城8萬人買水喝、買水煮飯的支出,每年也許不下千萬。

不過,紫金礦業和上杭環保局對老百姓中的這種擔憂則不以為然。

上杭環保局副局長藍勇介紹,根據他們的監測結果,紫金礦業在提煉黃金過程中,對洗礦和噴淋環節產生的尾礦漿和貧液,都在澄清后實現了循環使用,基本沒有廢液排出。

即便對礦區道路和堆場旁邊的雨水,紫金礦業也用漂白粉和石灰進行除氰和綜合沉淀,分解了氰,中合了其中所含的銅。“我們監測的結果,2007年紫金山黃金冶煉廠一年排放規模只有4500萬噸,礦山排放為207萬噸廢水。”藍勇說,更為重要的是,排污口監測結果表明,排水全部達到國家一級排污標準,水中氰和銅的含量大大低于國家排污一級標準。

2004年在群眾呼聲高的時候,政府還和紫金礦業開始合作,主動邀請人大政協代表和群眾代表去紫金礦業參觀,在排污口觀看環保局環境監測站取樣并公布監測結果,消除他們的顧慮。

但是,老百姓的顧慮并沒有消除。王立群向記者反映說,2006年他經過金山電站排放口時,黃得可怕的污水正在被排出,河道里的石頭已被污水染得很黃了。“紫金對政府貢獻那么大,他們能說實話嗎?”市民王立群說。

針對當地百姓的疑慮,上杭環保局還在繼續想辦法,希望解除老百姓對水質的懷疑。藍勇透露,2008年,他們打算邀請人大政協代表,全程參與紫金山廢水取樣、實驗室分析和結果公布。同時,縣里還在積極尋找新水源。

被改變的生活

但是,普通百姓的抱怨不止于此。物價和房價就是其中兩項。剛來上杭工作兩三年的王立群一邊抱怨上杭的物價水平太高,快餐也比龍巖市貴一兩塊錢,一面抱怨這里的房價太貴。他還沒有結婚,但上杭的房價已經漲到每平方米2500―3000元,政府廣場旁邊位置最好的房子甚至賣到5000左右,比周邊縣每平方米一千七八的水平高出50%左右。

更讓人驚心的,是老百姓中間的關于上杭癌癥發病率高的傳說。2003年,王立群到上杭所在的龍巖市二院腫瘤科看望朋友的父親時,親耳聽醫生說,上杭的癌癥發病率,明顯高于周邊。但也有人認為這是謠言,或者認為癌癥發病率高在紫金開發之前就有,跟金礦沒有關系。對于這些,還沒有權威的結論。

從天而降的財富,也讓一夜暴富的人們無所適從。偶爾可見的寶馬與滿街自行車改裝的簡易三輪成了這里獨特景致。當地人一邊泡著本地出產的烏龍茶,一邊熱切談論著紫金礦業股價的高低;另一些人則繪聲繪色地講述暴富者普遍包二奶找情人的故事,更有甚者,他們會毫無忌憚地叫出某人的名字,大聲笑著說他在每周一三五陪“小老婆”、二四六陪“大老婆”的故事。

在縣城汀江江邊,晚上各個小酒店和休閑場所則非常熱鬧。當地人說,這里KTV價格“死貴”,但如果你不提前訂座,肯定找不到位子。

(文中彭澤、彭豪、董宇為化名)

相關專題:

紫金礦業涉嫌造假上市

推薦閱讀

A股H股CEO薪酬大比拼:馬...

楊元慶(資料圖)馬明哲(資料圖)在中國數千家上市企業中,造富神話不斷上演。昨日福...

A股H股何時互換?

今年夏季到北京、東北三省和內蒙古招徠業務時,內地證交所與港交所之間一個簡單但具有...

a股和h股的區別

我國上市公司的股票有A股、B股、H股、N股和S股等的區分。這一區分主要依據股票的...

中國中鐵h股行情PIRB

functionshow(chkw){if(chkw>400){chkw=400...

中聯重科A股H股雙雙大漲股價...

分析稱股價暴漲與此前牽涉記者被刑拘案最新結果有關;公司上半年凈利同比下降近五成新...
各國貨幣融資租賃貴金屬證券公司期權交易貸款知識期貨公司金融知識銀行理財產品銀行網點信用卡信托產品
  • 熱線電話(服務時間 09 : 00 - 21 : 00 )
  • 400-680-8888
  • 關注我們
Copyright ? 2015 你我貸(www.bukmfr.live) 網上投資理財 版權所有;杜絕借款犯罪,倡導合法借貸,信守借款合約
關注你我貸官方微信
北极探险APP 金海岸娱乐城新闻 淘宝彩票快3开奖结果 河北快三 教你万能四码稳赚 捕鸟达人-让子弹飞 七乐彩历史开奖更新2013 10000炮捕鱼游戏机 188足球直播吧 快乐十分网投早期流 湖北11选5 北京赛车9码包赢技术 快乐12历史开奖号 江苏快3 分分彩计划 三分pk10冠军稳赚技巧 挂机方案 稳赚不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