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你我貸客服熱線400-680-8888

人民幣切莫走上被國際化的歧路

2014-03-10 10:50:54
來源:你我貸

查看最新行情

楊國英

全球范圍的“貨幣戰爭”,并非是空洞的偽命題,一直在或隱或現地存在。在美國次貸危機爆發后,美元全球貨幣絕對霸主的地位,已悄然演變為發達經濟體的貨幣盟主,盡管僅是從霸主到盟主的些許差別,但這卻是在持續貿易逆差以及巨額債務之下的美元,試圖維持其既得利益必然的次優選擇。

而與此相對應,我國作為全球第一大新興經濟體、經濟總量第二經濟體,在經濟持續高速增長(尤其是外貿出口)之下,早已感受到貨幣勢能不對稱所帶來的苦楚,而這種苦楚在美聯儲持續量化寬松的貨幣政策之下(其他發達經濟體貨幣亦是如此),正日益激發起人民幣奮起應對的力量,并且或被動或主動地向新興經濟體貨幣準盟主的位置靠攏。

發達經濟體與新興經濟體分野日益明顯的貨幣結盟格局已經形成,以美元為盟主的發達經濟體貨幣,以及以人民幣為準盟主的新興經濟體貨幣,更已有沖突進一步加劇的跡象――3月5日,美國財政部副部長布雷納德表示,“G20國家必須履行匯率承諾,中國必須使人民幣匯率市場化。”

盡管,美副財長敦促人民幣匯率市場化的理由看似充足,“有管理的匯率制度會造成貿易保護主義壓力,中國需調整貿易政策以使其符合國際規范。”但是,只要略曉國際貨幣史者,就知此言要么無視現實,要么暗藏玄機――這是因為,其一,自2005年匯率改革以來,我國已連續三次擴大人民幣匯率區間(分別為0.3%、0.5%、1%),匯率區間擴大速度不可謂不快,人民幣升值幅度亦不可謂不大,迄今升值幅度已達24%;其二,美副財長所指人民幣為“有管理的匯率制度”,焉不知全球貨幣(除美元外)哪個匯率制度沒有管理?美元實行匯率完全自由浮動,是因為美元作為全球最重要儲備貨幣,其匯率浮動風險實際已由全球承擔,而其他國家貨幣依照“三元悖論原則”(貨幣政策獨立、匯率穩定、資本流動,三者最多只能選二),自布雷頓森林體系解體后,面對徹底無錨(此前為金匯兌本位)的美元,均只能無奈選擇放棄“匯率穩定”,當下即使如歐元、英鎊、日元等全球其他儲備貨幣,其所實行的亦是“有管理的匯率制度”(匯率區間為3%),而不是所謂的完全自由浮動的匯率制度。

難道美副財長對全球貨幣的匯率特征不甚明了?還是對人民幣近年來的匯率區間擴大熟視無睹?都不是!如果說,美國此前多次指責人民幣為“有管理的匯率制度”,是為了逼迫人民幣加大升值幅度,那么,在人民幣8年升值24%,且人民幣兌美元間隙性貶值已經頻現的情況下,應該說,此番美副財長對人民幣匯率管理制度的指責,其核心訴求可能已不是逼迫人民幣升值,而是另有玄機。

這種玄機的觸發背景是,在整體經濟實力大增之后,我國政經界人士對人民幣國際化的呼聲日益興起,試圖通過人民幣國際化贏得與經濟實力相對等的貨幣地位,反擊美元的貨幣霸權,從而在美元、歐元、日元相對弱化之下,加速拓展人民幣的全球影響力――而“加大人民幣匯率市場化改革”和“保持人民幣穩步升值態勢”,恰恰是國內相當一部分人民幣國際化論者所認為的前提條件,亦即是說,他們認為,人民幣國際化欲想取得成功,必須加大人民幣匯率市場化改革,以及確保人民幣穩步升值態勢。

這種思維貌似有理,因為匯率市場化是貨幣國際化的前提條件,而人民幣升值效應則可強化海外市場對持有人民幣的欲望,故而美副財長對我國匯率政策的指責,可謂是洞察這一玄機后,對我國相當部分人民幣國際化論者的間接呼應。而我們如果對此過于輕信,則極可能使《華盛頓共識》對拉美等國的傷害再次重現。

匯率市場化當然是人民幣國際化的前提條件之一,但問題是,匯率市場化并非一定是“完全的”,亦可以是“有管理的”,這在上文中已有詳細闡述,當下全球主要貨幣(除美元外)實際推行的,亦皆是有管理的匯率市場化。而人民幣匯率市場化改革,自2005年起已三次放大匯率區間,當下人民幣1%的匯率區間,盡管與歐元、英鎊、日元3%的匯率區間相比,還明顯存在差距,但事實已經超前于人民幣走出去的深度――雖然,近年來人民幣(以及相關金融機構)走出去的廣度,是有目共睹的,從區域來看,當下人民幣跨境貿易結算業務,已遍及東盟、日韓、金磚國家、拉美、非洲和歐美等全球絕大多數國家,從范圍來看,當下人民幣走出去已涵蓋結算、互換、債券以及儲備等多數功能,但是,人民幣走出去的廣度,并不代表人民幣走出去的深度,事實上,我國當下的外貿結算,其高達90%依然是以美元、歐元、日元等發達經濟體貨幣結算,而將人民幣作為儲備貨幣,當下亦僅有菲律賓、馬來西亞、白俄羅斯和俄羅斯等極少數國家(且與美元、歐元等相比,人民幣在上述國家的儲備份額中占比甚小)。除此之外,我國大型金融機構雖然絕大多數已在海外設立分行,但是經營范圍依然過窄(以結算為主),海外市場貢獻率亦過低。以我國國際化特征最為顯著的中國銀行(2.97,0.03,1.02%)為例,其海外資產占比至今不足1/4,利率貢獻率僅有1/4左右,至于國內其他金融機構的國際化,則更是不足道。

幣值的相對穩定亦當然是貨幣國際化的前提條件之一,但是,“相對穩定”決不等于“單向升值”。固然,處于持續升值階段的貨幣,會強化國際投資者的持有欲望,可這種持有,往往是國際資本“走進來”,而與該國貨幣走出去無涉,國際資本通過投資境內資產或證券,享受貨幣升值收益。而與此相對,如果貨幣升值效應不明顯或形勢陡轉,那么先前蜂擁而來的國際資本,亦會瞬間即逝,從而給一國造成巨大的金融動蕩,上世紀90年代末的亞洲金融危機,以及本世紀初的拉美金融危機,即是上述錯誤邏輯的犧牲品。事實上,即使一國貨幣持續升值且不發生大的金融危機,也不代表會給該國貨幣國際化提供正能量,以日元為例,其過去20年整體維持著大幅升值走勢,但日元國際化不僅沒有加速,反而呈現相對倒退之勢,日元在全球貨幣中的結算地位和儲備地位,與20年前相比,均已出現不同程度的弱化。而即使以“自由浮動匯率制度”而自居的美元,實際上,亦通過持續量化寬松的貨幣政策,對美元匯率進行間接影響(或操控)。

在人民幣正試圖通過國際化取得與自身經濟地位相對等的貨幣勢能,并且已被動或主動推向新興經濟體貨幣準盟主地位之當下,人民幣國際化更應謹慎推進,而不能讓主觀豪邁情緒導致行動的盲目,更不能受“匯率市場化”、“貨幣升值”等貨幣國際化理論的牽制和影響,從而主動或被動地陷入到“被國際化”的歧路。

人民幣切莫走上“被國際化”的歧路,而應審時度勢、漸進推進,走好與自身經濟發展水平,以及金融體制現狀緊密聯系的實踐之路。實際上,之于當下而言,在人民幣國際化方向已明、路線圖已經初定之下,匯率市場化的區間波動幅度,以及人民幣升值的方式和時機選擇,均僅是人民幣國際化必要的技術環節,而不構成人民幣國際化能否成功的充分條件。而與技術環節的考量因素相比,中國經濟未來的可持續發展以及中國金融體制的深化改革,才是推動未來人民幣國際化更為主導性的因素――缺乏可持續發展的經濟,人民幣國際化只會取得適得其反的惡果,系統性的經濟危機更可能因此而來;而缺乏金融體制的深化改革,則我國金融機構的海外市場拓展,將難有真正的深度介入,更難以取得真正的市場效率,人民幣國際化將因此缺少可以依憑的市場平臺。

推薦閱讀

人民幣|(人民幣|Q人民幣|E人民幣|)人民幣|人民幣|人民幣|人民幣|人民幣|人民幣|人民幣|人民幣|人民幣|人民幣|人民幣|.人民幣|.人民幣|.人民幣|

大智慧阿思達克通訊社12月19日訊,美聯儲周四凌晨宣布從明年1月份開始縮減QE,...

08經濟預測:人民幣匯率全面...

2008宏觀經濟預測今年年初,無論國外投資銀行,還是國內商業銀行,對人民幣升值的...

08經濟預測:人民幣匯率全面...

2008宏觀經濟預測今年年初,無論國外投資銀行,還是國內商業銀行,對人民幣升值的...

1.5-1.12:英鎊兌人民...

英鎊/美元料將強勢盤整。支撐該匯率的因素包括:全球風險偏好升溫;市場參與人士預計...

10.8日午評:人民幣走勢十...

今日消息:證監會副主席范福春日前在2008年會計監管工作會議上要求,會計師事務所...
各國貨幣融資租賃貴金屬證券公司期權交易貸款知識期貨公司金融知識銀行理財產品銀行網點信用卡信托產品
  • 熱線電話(服務時間 09 : 00 - 21 : 00 )
  • 400-680-8888
  • 關注我們
Copyright ? 2015 你我貸(www.bukmfr.live) 網上投資理財 版權所有;杜絕借款犯罪,倡導合法借貸,信守借款合約
關注你我貸官方微信
北极探险APP 河北排列7历史开奖号码 世界杯比分赔率表 百度金融理财平台 贵州11选5开奖 广东麻将推倒胡下载 陕西11选五5开奖 心悦吉林麻将苹果版本 股票行情怎么看好坏 山东11选5开奖统 麻将 单机版 无需网络 今晚福建22选5开奖 一比分app 金控配资 湖南闲娱麻将作弊器 大赢家比分即时澳客网 天津11选5基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