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你我貸客服熱線400-680-8888

證券交易所自律管理中的司法介入

標簽 交易 證券 
2014-03-10 10:50:54
來源:你我貸

□最高人民法院立案庭課題組

課題主持人:姜啟波、徐明

課題研究與協調人:上海證券(行情股吧)交易所

盧文道

課題研究員:李偉、王霞、畢穎、

高曉瑩、張春雨、魏方

近年來伴隨我國證券市場的發展,以及交易所自律管理職能的拓展,因交易所依法行使職權而引發訴訟的情況時有出現。該等訴訟既直接關系到交易所自律管理的正常運作,也影響到整個證券市場的規范與發展。由此,司法如何妥善、合理介入至關重要。從世界其他一些成熟市場國家和地區的法律制度來看,一般對以自律監管為基礎和淵源、以專業性和及時性為特征的交易所監管行為,建立了訴訟阻隔機制,盡量避免司法權的直接介入。那么,國外成熟市場,司法介入和交易所自律管理之間呈何種關系?針對交易所自律管理的訴訟阻隔機制如何構建?我國證券交易所自律管理的法律屬性如何認定?

美國證券交易所履行監管職能司法介入的立法和司法實踐

(一)美國證券交易所訴訟阻隔機制的立法

在美國,就證券交易所自律監管行為是否具有可訴性,1975年前后發生了重大變化。1975年之前,盡管1934年《證券交易法》已經確立了全國性證券交易所等自律組織的自律監管與SEC行政監管相結合的綜合市場監管框架,但對自律組織的自律監管行為與司法審查的關系,并沒有做出明確的規定。司法實踐中,法院傾向于支持對證券交易所的自律監管行為提起訴訟。在證券交易所自律監管過程中聲稱受到不公正對待的個人,可以基于一系列理由起訴,原告可以主張交易所的監管行為違反證券法(缺乏法律授權、程序違法以及沒有履行適當監管的法定義務等),或者違反反壟斷法,或者違反了為第三方利益而訂立的合同,甚至可以主張追究交易所在普通法上的疏忽責任。

1975年,美國國會對1934年《證券交易法》進行了重大修改,其中的一個重要目的和內容是,“增加(SEC)的監管手段,以期實質性地提升SEC與自律監管所具有的缺陷作斗爭的能力。”為此,國會對1934年《證券交易法》進行了如下重大修改:(1)強化SEC對交易所活動進行監控的能力;(2)加強SEC為打擊違法行為或保證市場主體遵守證券法規而進行調查以及向法院申請禁止令的權力;(3)要求交易所制定的所有規則都需要經過SEC的審查批準;(4)授予SEC在促進本法目標的實現是必要和合適時,對自律組織的規則進行直接修改之強制性權力;(5)要求自律組織對其成員或參加者進行紀律處分、決定否決任何人取得會員資格的申請、禁止和限制任何成員得到該組織及其成員提供的服務時,應履行迅速通知的義務,通知中載明的事項構成SEC復審的對象。

國會的上述修改,盡管仍然沒有對證券交易所的監管行為與司法審查的關系做出明確規定,但通過強化SEC對交易所等自律組織的控制,清晰地向法院傳遞了信任SEC專業監管能力的立場。最高法院認為,1975年證券交易法修正案表明,國會對SEC的專業能力充滿信心。具體到交易所,該法案將交易所的自律管理置入SEC嚴格的行政監管之下,SEC已經具有充分的權力,采取所有手段督促交易所履行自律管理職責。因此,法院不應當直接采取任何措施,貿然介入交易所自律管理,以免損害證券市場監管體制的有效性,妨礙SEC完全、充分地行使市場監管權力。

(二)美國證券交易所訴訟阻隔機制的司法實踐

《證券交易法》修正案頒布之后,美國法院的立場隨即發生了很大變化。就交易所自律監管行為的各類訴訟,法院在判例中逐漸確立起了“內部救濟機制用竭”、“限制投資者享有隱含訴權”和“交易所及其雇員履行自律監管職能的訴訟豁免”等原則,形成了靈活而實用的司法政策。

1.內部救濟機制用竭

內部救濟機制用竭是指,原告就交易所自律管理行動向法院尋求救濟之前,必須用盡證券法規中規定的可資利用的內部救濟機制。在1975年之前,一些法院允許受處罰者隨時向法院挑戰交易所的處罰決定,這就常常使得交易所正在進行的處罰程序中斷或遲延。但在1975年之后,法院的態度發生了根本轉變。法院要求,原告在提起訴訟之前必須已經用盡證券市場監管體系內部可資利用的救濟途徑,否則法院不予受理。在美國,該內部救濟途徑包括兩個層面,一是對交易所的監管處罰決定不服的,應首先向交易所提出申訴;二是如仍不滿交易所作出的申訴決定,可以向SEC申請復議。原則上,如不經交易所的申訴程序,不得直接向SEC提出復議,不經申訴和復議程序,不得直接就交易所的自律管理決定提出訴訟。但是,內部救濟用盡原則并非是絕對的,在有充分理由顯示嚴格按照行政程序救濟會導致無法挽回的損失,以及交易所的行為違憲或者明顯超過了法定或授權的范圍的場合,法院可以不受本原則的約束。

法院確立行政救濟用盡原則,原因有三:一是法院認為應該給予交易所一個自我糾正的機會;二是1934年《證券交易法》已經對包括交易所在內的自律管理組織的監管行為,設置了很多強制性監管措施,尤其是自律管理組織任何監管規則都要經SEC批準,對違反法定程序的自律管理組織,SEC也有權向法院請求暫停、撤銷自律管理組織資格的權力。三是在美國既然要求對行政機關發動訴訟必須滿足行政救濟用盡原則,對作為準行政機構的證券交易所提起訴訟也應該遵守這一原則。

與內部救濟用盡原則相對應,在美國,法律及交易所的業務規則對證券交易所針對其有權管轄的主體的違法、違規行為作出的認定和紀律處分,設置了完備的救濟途徑,包括交易所的聽證程序、復議程序及美國證監會的復核程序等。

2.限制投資者享有隱含訴權

限制投資者享有隱含訴權是指,因交易所監管行為而受有損失的投資者提起訴訟的能力也遭到多數法院的否認。《證券交易法》并未規定交易所規則可以成為私人訴訟的依據。換言之,無論是交易所依據其規則行使處理權的行為,還是交易所或其會員違反交易所規則的行為,都不屬于《證券交易法》明示規定的私人訴訟的范圍。因此在1975年《證券交易法》修改之前,如果相對方要對交易所的監管行為提起訴訟,只能基于“隱含私人訴權”。

3.交易所及其雇員履行自律監管職能的民事責任豁免

交易所及其雇員履行自律監管職能的民事責任豁免是指,美國法院在交易所等自律組織及其雇員因履行自律監管職能而引發的損害賠償訴訟中,認可他們所具有的絕對豁免地位。依該原則,交易所在善意執行法律或者自己的規則,履行自律管理的公共職能中,即便給被管理者造成了利益損害,交易所及其管理人員無需承擔契約或侵權之類的民事責任,主要是民事賠償責任。

在1975年以前,法院原則上不贊成將豁免這一原本適用于政府機構的司法原則,用在交易所的身上。數起相關案件,都將交易所作為普通的私人主體,審查交易所的自律管理行為,在交易所管理行為失當的情況下,按照通常的民事責任規則,判決其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其時,這些訴訟,大多針對交易所利用壟斷優勢、限制市場競爭而提出的。

這一狀況在1975年后很快得到了改變,同年6月26日最高法院在Gordonv.NYSE案中,判決紐交所可以獲得責任豁免的保障。但是,該案仍只是從能否豁免反壟斷法責任追究角度作出的一個裁決,沒有針對交易所普遍意義上的自律管理行為。具有轉折意義的是1985年的AustinMunicipalSecurities,Inc.v.NASD案中,美國第五巡回上訴法院援引美國最高法院在1978年對Butzv.Economou案中所確立的、判斷某一行政機構或官員是否享有絕對損害賠償責任豁免的“三要素標準”,認為類似本案被告的“準行政機構及其雇員”在行使自律監管職權時完全符合聯邦最高法院的標準,因此應該享有民事損害賠償責任的絕對豁免。

我國證券交易所自律管理中司法介入政策之構建

一般而言,交易所的市場監管職能通常包括三個方面:其一是對交易活動的監督管理,重點是監控、調查內幕交易、操縱市場等違規交易行為;其二是對上市公司的監督管理,主要是受理和安排上市、信息披露的日常監管以及決定證券的暫停上市、終止上市等;其三是對會員單位的監督管理,主要是會員資格管理、席位管理、風險監控、定期報告等。從歷史上看,交易所在履行該等職責的過程中,曾出現了部分以其為被告或者第三人的訴訟。總體而言,該等訴訟的原告多為投資者,訴訟事項大多涉及交易所重大的市場管理行為,如暫緩交收,取消交易,終止上市。如何借鑒成熟市場經驗,構建有利于交易所履行自律管理職責的司法環境,是當前交易所自律管理法制建設中的一個重要環節,我們認為,其基本點在于依法確立有利于發揮交易所職能的、合理介入自律管理的司法政策,其關鍵在于形成有效的自律管理司法介入阻隔機制、確立合理的司法審查范圍。

(一)證券交易所自律管理司法介入阻隔機制

1、證券交易所自律管理司法介入阻隔機制建立的必要性

建立司法介入阻隔機制是交易所自律管理內在本質的客觀要求。交易所對證券市場的監管本質上屬于自律性管理。從歷史上看,交易所的自律性管理,在政府沒有介入市場監管時,是長期以來維持市場正常運行的基礎;在政府介入市場監管后,也與政府監管相互合作、互為補充。人們相信,那些熟悉特定交易慣例和業務的人,最適合制訂、執行與這些業務有關的規則。此外,這些特定市場的商業規則可以持續和迅速地適用于交易方式的變化。

從法律上看,一旦我們承認證券交易所具有自律組織的性質,也就必須尊重它對監管范圍內事項的必要決定權、自治權、自主權。無論政府監管或司法審查,都必須以尊重自律監管為前提。如果任由政府監管或司法審查,無異于否定自律監管的地位。正因為如此,自律監管往往會創設出司法介入的阻隔機制,即對上市公司及投資者等針對證券交易所的監管行為提起訴訟設置阻隔,避免證券交易所過多地扯入繁瑣的訴訟活動,進而因訴訟壓力而怠于履行自律管理職責。

建立司法介入阻隔機制是交易所自律管理基本特征的客觀要求。證券交易所不同于其他的自律組織,其監管對象是證券市場,涉及數量眾多的利益群體和紛繁復雜的市場行為。同時,證券市場又是一個專業性極強的市場,該領域外的人士包括法官,一般難以掌握市場情況,熟練運用市場規則,因此較少的介入和干涉通常是明智的選擇。另外,證券市場是一個瞬息萬變的市場,而交易所的監管是一線監管,其突出特點是需要根據市場情況及時做出反應,因此給予交易所必要的自由裁量權與終局決定權是交易所監管的必要前提,否則就可能貽誤時機、降低市場效率,甚至直接影響到市場的正常運行。

建立司法介入阻隔機制是合理化解交易所自律管理法律風險的客觀要求。如前所述,證券交易所是證券市場的一線監管法人,其對證券交易活動、證券交易所會員和證券發行人實施全面監管,并對其違規行為作出處理決定。這些處理決定不僅會關系到上市公司、證券交易所的會員,還會關系到幾千萬的證券市場投資者。而從近些年來發生的以交易所為被告和第三人的訴訟案件來看,訴訟中的原告也主要是個人投資者。因此,如果沒有訴訟阻隔機制的建立,每個處理決定背后都可能潛藏著巨大的訴訟風險。而過多的、潛在的訴訟風險,會影響交易所實行自律管理的決心和行動。

2、證券交易所自律管理司法介入阻隔機制的構建路徑

以自律監管為基礎和淵源、以專業性和及時性為特征的交易所監管行為,原則上應建立訴訟阻隔機制,司法權應盡量少地介入這一領域。然而,限制或禁止以交易所為被告而發生的訴訟,必須給相對人一個可行的、有效的主張權利、維護自身合法權利的途徑。

如我們所知,法律是一個利益平衡器,在阻卻一方通過現行司法途徑進行救濟的同時,應當為其提供其他充足的替代性救濟途徑。最高院發布的《規定》,正是考慮了該種因素,才規定除一部分涉及交易所自律管理的案件確實不應當受理以外,對其他與交易所監管職能相關的案件可以先予受理。應當說,這只是一個過渡性措施,建立證券交易所訴訟阻隔機制是一個必然的方向。

為了證券交易所自律管理司法介入阻隔機制的最終建立,目前可行性的步驟應當是逐步完善相對人的救濟制度,具體可從以下幾個方面入手:

一是設立復核專門機構,擴大復核范圍。近年來,相關法律及交易所的業務規則針對交易所的監管行為所設置的救濟渠道,已有所改善。如新證券法明確規定,相關當事人對交易所作出的不予以上市、暫停或終止上市的決定不服的,可以向交易所設立的復核機構申請復核;滬、深交易所的交易規則、會員管理規則規定,相關當事人就交易所作出的公開譴責、限制交易、取消交易資格、取消會員資格等處分,可以向交易所提出復核。接下來的重點有兩點:(1)借鑒成熟市場證券交易所的普遍經驗,完善我國證券交易內部權利救濟的組織機構。(2)完善處分程序和復核程序,建立公平的處分程序和復議程序,這是保障相對人權利的重要制度建設。

二是完善國務院證券行政管理部門對交易所的監管,拓展相對人權利救濟渠道,為防止司法過早介入證券交易所自律管理創造條件交易所自律管理組織的法律地位,決定了交易所一方面對上市公司、會員進行監管,一方面要接受國務院證券行政管理部門的監管。加強國務院證券行政管理部門對交易所的監管,防止交易所監管權力的濫用,也是司法介入阻隔機制建立的重要前提。同時,可考慮借鑒美國的做法,建立證監會對交易所自律管理行為的復議程序,為不服證券交易所復核的相對人提供權利救濟。對于證券交易所作出的紀律處分決定,如果在復核中發現相對人確實違反了證券法律、法規、行政規章及交易所業務規則,其應維持證券交易所的決定;如果發現不存在此種情形,將通過指令取消證券交易所的決定,并視情況需要要求其重新進行處理。

(二)合理確立自律管理司法審查范圍

本文認為,交易所自律管理是一項公共職責,帶有準行政權力之特征,根據現代法治精神,司法保持適度介入,可以作為一種外部性的威懾力量,防止自律管理權濫用。在有效的訴訟阻隔機制沒有正式建立前,司法介入交易所自律管理符合現代法治原則。但是,交易所自律管理行為的司法審查范圍應有所限制。

總體而言,我們認為,在相關案件實體審理中,應當堅持“合法性審查為主,合理性審查為輔”之原則。交易所自律管理活動是一項復雜的自治行為,法官很難根據自己的判斷和事后的認識,對交易所自律管理行為或者措施的合理性,予以正確判斷。比如,交易所開除會員會籍、終止股票上市之理由,是交易所自主決策的事項,除非存在明顯違法事項,否則法官不應審查。需要審查的是,交易所的自律管理是否違反了法治原則,包括:(1)平等原則。是否平等對待了每個被監管對象,對存在同樣問題的予以同樣或者相似的處理。(2)正當程序原則。交易所作出決定者與管理事項是否存在利害關系,是否給予被監管對象以申辯的機會等。(3)證據原則,交易所作出決定,是否將調查的事實記錄在案,是否僅僅根據傳聞證據作出決定。(4)決定附理由原則。對監管對象的處理,應當有正式的書面決定,并列明裁決事實、裁決理由、裁決意見。

此外,在評判交易所是否應當對自律管理行為承擔民事責任尤其是損害賠償責任時,可借鑒美國的“民事責任絕對豁免原則”,嚴格限制交易所因履行自律管理職責而承擔民事責任之標準。原則上,只要交易所實施自律管理行為中沒有主觀惡意,即便客觀上給投資者造成損失,也無需承擔任何賠償責任。否則,如隨意放寬責任認定標準,將影響并制約交易所在證券市場進行強有力的自律管理。

(本文來源:中國證券報)

【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點擊查看。】

推薦閱讀

MBA智庫百科,全球最大的中...

2012年《福布斯》中國富豪排行榜2011年《福布斯》中國富豪排行榜>>更多主題...

東京證券交易所怎么樣?

證券交易所(東京證券取引所,英文:TokyoStockExchange,縮寫:T...

倫敦交易所另類投資市場怎么樣...

倫敦交易所另類投資市場(London'sAlternativeInvestmen...

全國電子交易系統怎么樣?

全國電子交易系統(NationalElectronicTradingSystem...

全國證券交易自動報價系統怎么...

全國證券交易自動報價系統(SecuritiesTradingAutomatedQ...
各國貨幣融資租賃貴金屬證券公司期權交易貸款知識期貨公司金融知識銀行理財產品銀行網點信用卡信托產品
  • 熱線電話(服務時間 09 : 00 - 21 : 00 )
  • 400-680-8888
  • 關注我們
Copyright ? 2015 你我貸(www.bukmfr.live) 網上投資理財 版權所有;杜絕借款犯罪,倡導合法借貸,信守借款合約
關注你我貸官方微信
北极探险APP 围棋定式在实战中应用 河南麻将一共多少张牌 体彩20选5 五小龙对上黑杰克谁赢 网络捕鱼游戏排行榜 365彩票网 贵州快三号码预测 ag真钱捕鱼 菜市场卖黑鱼赚钱吗 四川麻将上下分代理 江西多乐彩开奖号码 团队赚钱口号 河北快三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日本棒球比分直播 11选5组三万能码运用 澳洲幸运105码计划